醉醒堂周易文化风水学知识

阴阳塔罗与巨石阵、河图洛书及卡巴拉生命树的关系

2020-11-26 15:11:13 作者:黄大仙

《阴阳塔罗》是一种独特的塔罗理论,它的核心思想是阴阳法则,即“大地上光明与黑暗的变化规律”,属于“三元易道”的一种。其推导过程与三个远古遗迹和神秘符号的关系非常密切,分别是:索尔兹伯里巨石阵、河图洛书及卡巴拉生命之树,下面就此进行简单的说明和介绍。

三大神秘遗迹与符号

首先,我们来看阴阳法则与索尔兹伯里巨石阵之间的关系。

英国索尔兹伯里巨石阵位于威尔特郡,距伦敦120多公里。是由几十块巨大蓝沙岩构筑成的环状建筑,占地大约11公顷,目前是世界著名的史前遗迹和旅游景点。如果它不是上世纪50年代伪建筑的话,则可能始建于公元前四千年左右,准确建造年代和用途至今仍然众说纷纭。有的说是古墓地、祭祀祖先亡灵的场所、古代凯尔特人或德鲁伊教徒的祭坛、计算太阳系各大天体轨道的仪器、全方位深层次健康治疗仪等等,因此被称为北半球最神秘的史前遗迹之一。

巨石阵的结构分内中外三层,人们普遍熟知的是内层和中层,也就是位于中心区域的五组体量极大的门型巨石,和环绕其周围的搭有横梁的30根环形石柱,其复原效果图如下:

巨石阵复原效果图

巨石阵的最外层是一圈土堤,堤中均匀分布有56个浅坑,称为‘奥布里坑’,据考证这些坑中曾树立着木桩。

对现代人来说,巨石阵令人费解的除了那些巨石如何被搬运和装建,还有遗迹设计与太阳(也包括月亮)运行规律之间的精巧关联。

内层五组巨石中位于甬道最底部的这一组,它中间的缝隙正处于巨石阵的中轴线上,而这条中轴线准确无误的指向本地夏至日日出方位。

也就是说,每年夏至日的那一天,当太阳在正东偏北地平线上升起的时候,会恰好出现在甬道正中这块黑尔石的正上方,而划破黎明的第一缕曙光则会沿着中轴线恰好穿过底部巨石中间的缝隙,形成一幅壮丽耀眼的景象。

巨石阵平面复原示意图

除此之外,还有研究者称巨石阵中的其他连线与本地冬至日落方位及月亮视运动轨迹存在多处吻合。这些巧合让人浮想联翩,究竟是否是建造者有意为之?何以为之?没有人说得清楚。

对《阴阳塔罗》来说巨石阵的意义重大,因为三元易道、阴阳法则的秘密就藏在夏至日出的第一缕曙光之中,这或许就是 “ The Hermetics Order Of The Golden Dawn ” 的真正含义吧。

如果我们从阴阳法则的视角去看待巨石阵,就会发现这是一座结合天象记载阴阳法则的实体模型,具体表现为:

1、位于巨石阵内圈的五组门型巨石,分别代表着日光与黑暗彼此逐渐相互转化过程中分化出的五种相对稳定形态,也就是“日光五神”,同时也代表日光的回归年周期变化。

2、巨石阵中圈搭有横梁的30根石柱,分别代表日光五神的朔望月周期变化,也就是朔望震荡碰撞过程中形成的15种相互作用形态。(这里要注意,为什么中圈明明有30根石柱却只对应15种含义,是因为每两根石柱构成一个单位。和巨石阵内圈的情况一样,五组巨石每一组都是由两根石柱和一根石梁组成的“n”型。因此“两柱一梁”组成的‘n’型结构为一个基本单位。中圈的30根石柱上虽然全部连续架有石梁,实际上仍为15个‘n’型结构单位。)

3、最外圈的56个奥布里坑,对应着月光四神在朔望月周期的56种变化形态。

那么,如果我们将巨石阵内圈对应日光五神,接下来就需要确定具体哪一组巨石对应哪一位神主。我们知道北半球夏至日是全年太阳能量最强的一天,因此正对日出方位、被金色曙光照亮的门型石只有两种可能:1、对应日光五神中的光明端点“至阳”;2、对应日光五神中的黑暗端点“至阴”。前者可以理解为迎接光明,后者可以理解为照亮黑暗,以下推导基于第一种可能进行。

如果假设正对日出方位的门型巨石对应“至阳”,下一步就需要确定其他四组门型石与其余四神的对应关系,如图:

巨石阵与日光五神的对应

很显然,最可能成立的对应关系就是“星列式”和“环列式”两种。无论星列还是环列都又都分顺时针和逆时针两种情况,因此巨石阵内圈与日光五神对应关系共存在四种可能的情形。如下图:

四种可能

那么究竟哪一种是正确的呢?

很遗憾,如果仅停留在巨石阵之内,这个问题是无法回答的。我们必须通过研究阴阳法则与另外一对远古神秘符号之间的关系,才能找到正确答案,那就是“河图洛书”。

“河洛”是上古中国流传至今的一对著名的神秘符号,由黑白点线排列而成,神秘莫测、深奥难解,相传是伏羲推演阴阳八卦的依据,被公认为中华玄学的总源。目前的普遍观点,认为河图洛书是古人用于标识时间和空间信息的符号。如下图:

河图洛书

河图中将数字一二三四五和六七八九十记为两个相同走向的5序列,形成一个正方形。

洛书中则将数字一二三四五和六七八九排列成以五为中心的正方形,也称九宫格,而且横竖斜八个方向上的数字之和均为15。

很显然,所有理论的建立,都必须以对河图洛书给出自洽的解释为基础,阴阳法则也不例外。如同对巨石阵的理解一样,阴阳法则将河图中两组相同走向、重复排列的五数序列视为某种“发生了两次的、由五个阶段构成的、相同的演变过程”。而这个过程就是“日光和月光同时与黑暗之间相互转化,各自生成阴阳五神”的过程。如下图:

日光五神和月光五神

也就是说,在阴阳法则的看来,河图中的数列“1、2、3、4、5”代表着日光五神,而“6、7、8、9、10”则代表着月光五神。

因此同样的,这两组数列与日光五神、月光五神之间的具体对应关系也存在两种可能:数字1对应至阳,或者数字1对应至阴。如下图(为了缩小图片尺寸,中心位置数字“5”和“10”的图标重叠放置):

配河图两种可能

那么哪一种是正确的呢?很遗憾,仅在河图中我们仍然无法判定,必须在洛书中寻找答案。

对比洛书与河图不难发现,洛书中只剩下九个数字,缺少了数字“10”。也就是说,第一个数列“1、2、3、4、5”对应的日光五神仍然是完整的;而第二个数列“6、7、8、9、10”对应的月光五神则缺少了一个。

阴阳法则对此的理解是,就像在第三课讲到的,日光和月光分别与黑暗相互转化,产生了各自的阴阳五神。就好像两位父亲和同一位母亲,各自生下了三个孩子。这是两组完全相同的阴阳互化过程,每组都同样分为五个阶段。但不难发现,虽然光明有日光和月光之分,黑暗却是唯一的黑暗。因此大地上的日光、月光和黑暗,总共分化为九种形态,称之为“日月九神”。

也就是说,如果月光五神缺少了一个只剩下四个,那缺少的只能是“至阴”。

因此根据日月同序原则,洛书的数字1、2、3、4、5、6、7、8、9与日光五神和剩余月光四神之间的对应关系就有两种可能:

第一:1至阳、2立阴、3双分、4立阳、5至阴、6至阳、7立阴、8双分、9立阳,数字10(至阴)直接去掉。

第二:1至阴、2立阳、3双分、4立阴、5至阳、6立阳、7双分、8立阴、9至阳,原本位于数字6的至阴去掉,后面的数字顺序提前。

于是按照这两种可能进行排列的话就如下图:

配洛书两种可能

我们知道洛书将数字一二三四五和六七八九排列成以五为中心的正方形,且横竖斜八个方向的数字之和相等,均为15。而从面两种对应方案中不难发现,按照第二种可能排列时,洛书九宫格横竖斜八个方向上位于两端的光明与黑暗之和都刚好相互抵消,而只留下位于中心的“至阳”。而如果按照第一种可能排列则无法形成这种均衡状态,因此第二种可能被排除,九神配洛书正确方案如下:

九神配洛书正确方案

如此可以证明,河图洛书中的数列顺序与日光五神对应关系,都是:至阴、立阳、双分、立阴、至阳。换句话说,河图洛书与巨石阵一样,可以被阴阳法则所解释。

九神配河洛

那么,证明河图洛书和阴阳法则之间的关系,对研究日光五神与巨石阵内圈石之间的位置对应有没有帮助呢?有的。

我们已经知道,河图数列12345分别对应日光五神,巨石阵的内圈石也对应日光五神。让我们来比较一下这两种对应关系,看看能想到什么。如下图:

巨石阵参考河图

不难发现,在这两张图中“至阳”的位置一个在五边形或者五角星形的底角、而另一个则在正方形的中心。

我们知道“至阳”在巨石阵内圈对应北半球夏至日的日出方位,因为日出时太阳位于地平线,所以我们可以将“至阳”的位置理解为“太阳的投影位置”。

而如果我们将河图中位于正方形中心的“至阳”也理解为太阳的投影,则此时河图中的太阳必然位于正方形中心的垂直上方。

这个思路使我们联想到,巨石阵与河图有可能是在分别描述“北半球两个特殊地点的太阳视运动位置”:前者描述的,是北半球某地(巨石阵所在地)夏至日的日出时分、位于地平线上的太阳;后者描述的,是北半球某地(未知)夏至日的正午时分、位于天顶正中的太阳。如下图:

太阳的投影

大家都知道,假如某个观测地点正午时分的太阳刚好位于天顶正中,也就是太阳高度角为90°的话,那么该观测地必然位于当时的太阳直射纬度线之上。

也就是说,如果河图的确是在描绘“北半球夏至日正午时分位于天顶正中的太阳”,那么河图所在地的纬度,必然是北纬23。4333347度,即:北回归线。换句话说,在北半球的夏至日,当巨石阵所在地的太阳刚好从地平线上升起的时刻,河图所在地太阳的位置刚好位于正午中天。

巨石阵是一个真实存在的遗迹,它的经纬度坐标是明确的,位于北纬51。2°、西经1。8°位置。也就是说,假设巨石阵所在地为A、河图所在地为B。则有条件:已知在北半球夏至日A地日出时,B地恰好是正午。且已知A地经纬度。那么根据“昼长公式”,可计算出A地夏至日日出地方时为凌晨3点49分左右。再根据A地与B地的地方时差,即可计算出B地的经度。计算结果B地的经度为:东经120。9度。

也就是说,如果河图是像巨石阵一样,曾经被放置在某个特定观测地点,用以描述该地点在北半球夏至日正午时分太阳位置的话,那么这个地点必然位于北纬23。4333347度、东经120。9度区域。查询地图可知,该地点位于台湾岛的玉山。如下图:

河图经纬度

这又意味着什么呢?如果此刻我们手上有地球仪,则可以标记出以下两个特殊地点:

1、巨石阵(北纬51。2°、西经1。8°);

2、河图(北纬23。4333347度、东经120。9度)。如下图:

北半球巨大五芒星1

将这两点连线,并假设这两个点分别是“一个球面正五角星形的两个对角”。则可以根据球面几何做图法,绘制出一个球面正五角星形。如下图:

北半球巨大五芒星2

我们发现,这个球面正五角星形的四个角恰好位于四条特殊纬度线上:

1、巨石阵北方的角位于北极圈,即北纬66。6度左右(这个以后会在塔罗中对应恶魔宫的数字是不是带感?);

2、河图角位于北回归线,即北纬23。5度左右;

3、河图下方的角位于南回归线,即南纬23。5度左右;

4、最西边的角位于赤道,即0度纬线。

让我们以上帝的视角俯视这个宛如地球徽章般的五芒星,不难发现:当北半球的夏至日太阳直射北回归线时,这个球面五角星五个角所在位置的“光明能量”各有不同。很显然,赤道角上的太阳能量最强、北回归线角排第二、巨石阵角排第三、南回归线角排第四、而北极圈角的太阳能量最弱。

也就是说,赤道角可以对应日光五神中光明最强的“至阳”、北回归线角对应“立阴”、巨石阵角对应“双分”、南回归线角对应“立阳”、北极圈角则对应黑暗最强的“至阴”。

阴阳法则将这个“五个角所在地在北半球夏至日当天的光明能量分别代表日光五神的球面正五角星形”称之为“北半球巨大五芒星”。如下图:

北半球巨大五芒星3

由“北半球巨大五芒星”可以直观的发现,按照光明能量由强到弱的顺序,日光五神至阳、立阴、双分、立阳、至阴呈现出“逆时针星列式”的排列方式。

因此,如果索尔兹伯里巨石阵内圈五组门型石分别对应日光五神的话,那么前述四种排列方式中只有第一种是正确的(因为不可能根据巨石阵和河图所在地的连线在地球上画出一个能够对应日光五神的球面正五边形来),所以巨石阵内圈巨石与日光五神的正确对应关系是“逆时针星列式”。如下图:

巨石阵对应五神正确方案

此外,地球的自转方向是自西向东,即太阳从东方升起。而对应“至阳”的赤道角位于巨大五芒星的西侧,即日出方位的对侧。也可以侧面说明为什么在巨石阵中正对日出方位的门型石位于黎明曙光的对侧,但却仍然代表光明最强的“至阳”。

还有值得一提的是,北半球巨大五芒星的五个角中,似乎只有巨石阵角的纬度没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巨石阵角的经度线却十分特殊,它位于西经1。5度左右,与本初子午线只有1度之差。所以巨石阵仿佛一个图钉,将北半球巨大五芒星固定在一个位置。如果没有巨石阵,北半球巨大五芒星就会以四条特殊纬线为轨道绕着整个地球不停的滑动,而不知该停在何处。

以上,我们已经运用阴阳法则将西方的索尔兹伯里巨石阵与东方的河图洛书紧密连接了起来,下一步我们将探讨阴阳法则与卡巴拉生命树之间的关系。

“北半球巨大五芒星”的绘制,使我们找到了巨石阵内圈石与日光五神的具体对应关系,现在将日光五神的巨石阵排列与河图排列放在一起对照一下,深究两者之间的关联。如下图:

巨石阵与河图

在这两种排列模式中,“至阳”都代表“太阳的投影”位置。巨石阵模式对应北纬51。2°夏至日黎明,此时太阳刚刚从正东偏北地平线升起,所以投影落在五芒星底角;河图模式对应北纬23。4°夏至日正午,此时日正中天,所以投影落在正方形中心。

由此可见,在这两种模式下,“至阳”的位置随太阳位置的变化而变化,而其余四神的位置则始终按照“北半球巨大五芒星”的排列固定不变。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设想夏至日黎明逐渐转变为正午的过程,就应该是将巨石阵模式下的“至阳”向东移动到五芒星的中心,同时略微矫正其他四神的位置,即可直接得到河图。过程如下图:

巨石阵转化河图

但是,当我们将结果与河图对比时就会立刻发现其中的差异,如下图:

巨石阵对比河图

显然,“至阴”和“立阳”的位置是却颠倒的。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们知道,巨石阵模式与“北半球巨大五芒星”的排列是一致的。在向东倾斜的“北半球巨大五芒星”中,“至阴”位于正北、“立阳”位于东南、“双分”位于西北、“立阴”分别位于正东(如前图)。

也就是说,将巨石阵模式调整为正方形结构之后,“至阴”、“立阳”、“双分”和“立阴”则分别对应“正北”、“正南”、“正西”和“正东”,即我们熟悉的“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如下图:

巨石阵对应方位

同时我们知道,在中华玄学系统中,河图也有着明确的方位对应关系,即:一为玄武,守北方,五行属水;二为朱雀,守南方,五行属火;三为青龙,守东方,五行属木;四为白虎,守西方,五行属金。如下图:

河图对应方位

将上图调整为我们熟悉的“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形态,即如下图:

河图对应方位2

然后,再将这张图与调整为正方形之后的巨石阵模式对比,看看有什么不同。如下图:

巨石阵与河图方位对比

很显然,在配合了方位对应关系之后我们清楚的看到,这两张图唯一的区别在于:“双分”和“立阴”的位置颠倒了。也就是说,在巨石阵模式中,“双分”代表西方、“立阴”代表东方;而在河图模式中却刚好相反,“双分”代表东方、“立阴”代表西方。

刚才我们说过,在两种模式下只有“至阳”的位置随太阳位置的变化而变化,其余四神的位置以“北半球巨大五芒星”的排列固定不变。因此我们设想夏至日黎明逐渐转变为正午的过程,就应该是将巨石阵模式下的“至阳”向东移动到五芒星的中心,即可直接得到河图。但为什么最终结果“双分”和“立阴”的方位是恰好颠倒的呢?难道是河图画反了吗?

当然不是,之所以在河图中“双分”和“立阴”的方位会和巨石阵相反,是因为河图的创作者在绘图时,观察“北半球巨大五芒星”绘图是的观察视角并非俯视,而是仰视的原因。

换句话说,河图并不应该是被“平放在地面俯视”的,而应该是被“高举在空中仰视”的。

索尔兹伯里巨石阵内圈巨石的排列方式之所以与“北半球巨大五芒星”完全一致,是因为其是以“上帝的视角”,即从宇宙中俯视“北半球巨大五芒星”而建造的。以这种视角,自然就会看到日光五神的真实方位,即:“至阴”在北方、“立阳”在南方、“双分”在西方、“立阴”在东方。

然而,河图的绘制者,确实以“凡人”的视角,即站在地面上仰视“北半球巨大五芒星”而作图的。以这种视角,“至阴”和“立阳”的方位不变,而“双分”和“立阴”的方位却会发生镜像。即:“双分”在东方、“立阴”在西方。如下图:

仰视与俯视

巨石阵之所以俯视,是因为彼时旭日初升尚在地面;而河图之所以仰视,是因为此时日正中天已在头顶。因此,当我们意识到视角的不同决定了画面的不同之后,我们就不仅进一步证明巨石阵与河图其实都是在描绘“北半球巨大五芒星”,同时还促使我们得出到一个重要的推论:

如果存在俯视和仰视两种观察角度,也就是说,“北半球巨大五芒星”的存在形态并不是“完全存在于地面上的二维平面形态”。而是“部分、或者全部悬浮于空中的三维立体结构”。如下图:

九神的立体结构

假如真的是这样,那么九不难想到,除了俯视和仰视之外,还存在第三个观察这个立体结构的视角,那就是:平视。如下图:

三种视角

阴阳法则认为:如果以平视视角观察日月九神立体结构并绘制而成出的图画,就是卡巴拉生命之树。如下图:

卡巴拉生命树

卡巴拉生命之树是古犹太哲学中的神秘符号,据说最早源自于埃及,这是一个树形或者晶构形的图形。图形分上下两部分,各有五个核心,之间有线连接,十个核心自上而下分别代表:

王冠:Kether、    知惠:Chhokmah

理解:Binah、     慈悲:Chesed

神之力:Geburah、   美:Tiphareth

胜利:Netsah、    荣光:Hod

基盘:Yesod、     王国:Malkuth

通常认为卡巴拉生命之树与22个希伯来字母有关。在卡巴拉生命之树中,凡人的王国位于最下方的树根位置,而由下至上依次是九种神德。很显然,这是从侧面“平视”一颗“树”的视角。而这颗“树”在阴阳法则看来,就是呈立体结构的日光五神和月光四神,即“日月九神”。

卡巴拉生命之树同样在暗示我们,日月九神其实并不是处在同一个平面上,而是存在高低层次之分。并且卡巴拉生命之树的扎根之处就是被地上九神所守护的神圣土地,即凡人王国的起源之地那么这片圣土究竟在哪里?又是什么力量?从哪个方向?什么高度?注视着这棵生命之树并描绘了它的繁荣呢?

在“北半球巨大五芒星”中,上帝俯视着英格兰岛的巨石阵,而凡人则在台湾岛的玉山上仰视河图。也就是说,在北极圈角、南回归线角和赤道角这三个方位中,必然有一个对应生命之树的扎根之地。不难理解,最有可能是赤道角。

因为北极圈角对应的是黑暗端点“至阴”,北极是寒冷与苦难的冻土之地,生命之树似乎不应该生长在那样的地方。而南回归线角对应“立阳”,尽管含有光明却而微弱,似乎也难以承载生命之树的圣名。只有赤道角对应被光明端点“至阳”,同时也象征四元素中的土元素。土地是树木生根发芽的基础,因此最有可能是生命之树的所在地。

根据“北半球巨大五芒星”可知,赤道角位于中非西岸几内亚湾内的火山岛国: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民主共和国的普林西比岛上。也就是说,如果按照巨石阵今天所在的经度来推断,则普林西比岛有可能就是那片被日月九神所守护的圣土、生命之树的扎根之处、人类王国的起源之地。

如果被赤道线贯穿而过的普林西比岛就是生命之树的所在地,那么能够以平视角注目、并描绘生命之树的目光就只能来自南回归线角。也就是说在印度洋上空的某处,有一双神秘的眼睛从东南方向平视着普林西比岛,它所描绘的图画流传至今,即:卡巴拉生命之树。如下图:

印度洋上的目光

那么,如果卡巴拉生命之树其实是“以平视的角度描绘日月九神,即包含了月光四神的北半球巨大五芒星立体结构”。则卡巴拉生命之树十个核心中的九个(除去最低端象征人类王国的Malkuth)与日月九神之间就必然存在准确的一一对应关系,这关系究竟是怎样的呢?同样,答案并不在生命之树本身,而是隐藏在洛书之中。

经过前面的探讨,我们已经确定了日月九神与洛书九宫格的准确对应关系(如前图),首先让我们还是按照东西南北的方位,对洛书进行调整。如下图:

洛书配方位

我们比较河图和洛书可以发现,数字1的位置是相同的。如下图:

河图洛书2

前面已经分析到,河图是仰视的。而数字1的位置相同,说明洛书也是仰视的。因此要正确判断平视方向,需要将洛书恢复为俯视。如下图:

洛书的仰视与俯视

将洛书恢复为俯视图后,即可正确标明来自东南方向印度洋上的平视目光是如何观察日月九神立体结构的。如下图:

平视角度

根据这个视角,即可绘制出日月九神立体结构的平视图。如下图:

平视立体洛书

由此图即可得出日月九神与卡巴拉生命树各个核心之间的对应关系(根据南回归线纬度,太阳的高度需要一定程度的下降,但并不影响基本结构)。如下图:

日月九神配生命之树

具体对应关系为:

王冠:Kether --------- 日光至阳

知惠:Chhokmah ------- 日光至阴

理解:Binah ---------- 日光双分

慈悲:Chesed --------- 日光立阳

神之力:Geburah ------ 日光立阴

美:Tiphareth -------- 月光立阴

胜利:Netsah --------- 月光立阳

荣光:Hod ------------ 月光至阳

基盘:Yesod ---------- 月光双分

王国:Malkuth -------- 凡人的国度、生命起源之地、普林西比岛

至此,我们便通过阴阳法则推导过程将欧洲的巨石阵、亚洲的河图洛书、和非洲的卡巴拉生命之树三大远古神秘符号紧密连接在了一起。

最初在研究塔罗牌的过程中推导出阴阳法则的存在,我仅仅以为这只是塔罗理论本身的一次探索。但我很快发现,仅仅靠塔罗牌所记载的信息无法对阴阳法则中所有关键环节给出明确解释。为此我困扰了相当长的时间,直到有一天看到巨石阵才豁然开朗。进而在巨石阵的启发下,相继从河图洛书、卡巴拉生命树中得到了关于阴阳法则不同细节的明确解释,并最终推导出阴阳法则完整的理论体系。

这一理论使我浮想联翩,我认为阴阳法则绝不仅仅是一种可以对塔罗牌的解释,而可能是一种同时被多个远古文明、遗迹和符号所记载的哲学思想,一种或许在几千年前甚至更远的时间以前,被北半球不同区域的不同文明所共同信仰着的同一种世界观。然而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曾经共同信仰的人们将“金色曙光之密意”的真正答案分散隐藏在卡巴拉生命之树、河图洛书、巨石阵、塔罗原型等等甚至更多尚不为人知不同的遗迹与符号当中。后人通过其中任何一个都能发现真理的部分内容,但却都不完整。只有将所有的片段拼合起来相互印证,方能重现其全貌。

来源:醉醒堂周易文化 www.zxtang.com

相关知识